零壹柒_+

關於部落格
魁儡,奏著樂章,在低迷無月的夜色,悲鳴,乞憐著一絲絲,生。
  • 87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死神狩】章六-守護者












金色陽光透過窗櫺直射低矮小櫃,屋內物品一絲不苟整齊放在各個位置上,看的出屋主是個注重小節之人。
陳舊屋內放在矮几上卻有個突兀的玻璃罐,罐內放著五彩繽紛的玻璃珠,半罐滿的玻璃珠反射陽光倒影在牆上各個不同畫面。
猶如嬉戲懷念,如走馬燈放映著一段過去。
那些玻璃珠是被稱為『記憶』之珠,原本這些記憶都屬於畫面上那些人的,如今卻成為那些人的代價被蒐集在罐子裡。
此時,一個金髮女子拿起了玻璃罐反射所有畫面咻一下不見,她玩味笑了一下。

「嘛,你們又再說什麼啊?」

她搖了搖罐子,玻璃珠咕路咕路地轉著並不會得到任何回答。
淺金色短髮、海藍色雙眸,過去她也名為『人類』,但是現在她卻成為保護這家店的人。
看著珠子,女子漸漸飄走了思緒。
曾經她也典當過某部份東西在這家店內換到自己想要的,只還是不足。
那時日不落帝國在故土上不斷擴張勢力,為了家園她再次祈求,最後戰爭勝利了,她也為母國帶來榮耀,而代價就是她自己。
她還記得自己被判宣告死刑那天,被綁在十字架上口中呢喃著母語祈禱詞,腳下被點燃火焰熊熊燃燒。
在圍觀人群不遠處,她看到店主特地安排迎接她的人。
那個人一手從她體內抽出類似膠捲的走馬燈,一手拿著血色鐮刀,在那刻她才恍然“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死神”。
就算身體被燃燒殆盡化作灰灑入河畔,起碼代表著她是換作另一種方式活在故土上。
而那時候的她,被後世傳頌『聖女』之名。
眼眸看著這裡所有代價,這些東西總有一天都會派上用場,就像自己一樣。
雖然這家店換過一次店主,但是她卻不在乎。
不是說現任店主不好,只要好好培養她的能力是無可限量的。
「頎─妳記得記憶瓶放在哪嗎?」
說時好那時快碰的一聲,門硬生生被來者推去跟牆面接吻。
這位來者便是她剛好想到的店主,『夏月』。
而被夏月喚為頎的她臉上被驚嚇閃過一愣快的讓人沒發現,馬上掛起以往溫和微笑搖搖手中的瓶子。
「實在是太感謝妳了!」
「不會,這是我應該的。不過怎麼這樣急著找它,發生事情了嗎?」
夏月接過她手中瓶子,坐到了椅子上認真盯著。
頎轉過身泡了壺茶,雖聽她講話語調急躁卻不帶擔憂,以這個狀況判斷是緊急卻在莫可奈何的情況裡發生。
所以在這種時刻最好方法就是泡壺紅茶,讓她全盤托出。
她們相處間,頎總會親暱的叫她月,因為頎會有這個名字也是來自於她。
雖然干涉交易從不在自己管轄之內,但在夏月上任這幾年下來,頎已經了解夏月會因為店裡或顧客好而讓自己受傷害,太過溫柔的抉擇有幾次還讓她瀕臨死亡。
而頎自己也知道心底某部份是自私的,如果店主無法好好照顧自己、經營這家店是很容易被人發現運用在不當的自身利益上。
但往往夏月卻像知道把店內及頎弄到最佳狀況,才跟客人進行交易。
這點讓頎頭痛,從此之後,頎已經嚴重警告她再敢那麼做就會發生有史以來第一起『代價』篡位的戲碼。
不過經過幾年磨練下來(也因見識過惹火頎的後果),夏月決定收取代價已不會再發生任何受傷事件。

「你知道塔塔納奇蒂這個人嗎?」
「是那位死神與吸血族王的兒子?」
「嗯,所以我想看看這裡有沒有有關他的記憶。」
「他現在不是在死神界,妳應該更清楚才是。」
「但是也是到前幾年我才知道他,我想看的是更之前的或其他。」
「你是說他在魔界的兄弟?」

夏月驚恐的看著頎,“一臉你怎麼會知道?”的感覺,在自己還沒說出重點眼前那人已經把想知道的事毫不避諱的說出口。
同時懊悔早知道自己就問她了,也不用在寶物庫耗一個一天還沒有收穫。
頎看到她的反應就知道自己猜對而聳肩,把泡好的紅茶放到了茶几上。
有的時候頎覺得夏月臉部表情鮮明的讓人很好猜,不過那也是她的優點之一。

「你不知道是正常的,雖然你在各界遊走但是吸血族對下屆之王是不容易對外公開的。再者也因為上屆
吸血族王跟死神有孩子而不是純種吸血族,所以更加保密。」說著,同時在為夏月添了一杯茶。
「只不過產下雙子,對於吸血族雙子是會帶來厄運的,所以他們才把一個滯留在死神界。只不過很可惜,留在死神界的那位吸血族血統卻很好,相反的在吸血族的那位在出身就有鐮刀了。」

「什麼?」

聽到頎這麼說,夏月差點吐出剛喝下的茶咳了幾口。
雖然夏月知道有些『純種』死神一生下來(沒有後天因素)就有鐮刀,但是她想也沒想到這卻會發生在這大事上。
頎走到核桃木書櫃前,拿了幾本書及記錄簿放到茶几上,翻閱幾本遞給夏月。
雖然夏月有點疑惑,但還是想也不想的接過手。

「我想妳會需要它。」

笑著說,這裡每件交易都會詳細被記錄在書冊裡,不管是交易人生平或者前後、交易代價、時間...等等,所有相關事項。
而這裡的書不是想看就看的到的,如果抱著只是看看的心態這些書可是會變成無字天書、或者顯示假資料。
夏月知道,這是製造書者對書的保護。
不過也因此這間書庫及寶物庫是這家店最無法被發現的地方。
在觸碰到書瞬間,書自動翻開到夏月想了解的頁數,閱讀不到一段時間夏月便有點不可置信的抬頭。

「原來他們母親是狩獵妳的人」
「是的。」

忽略過夏月的驚呼,雖然自己不喜歡過去被他人窺探,但好巧不巧當初狩獵她的死神剛好就是塔塔納奇蒂的母親,紹璇。
頎在看到她那一瞬間有別於廣場上的圍觀者,她眉宇間透露出輕傲自信,就跟站在火中央的她一樣處花樣年華。
或許現在留的短髮也是受到她影響,如鷹般迅捷。
但是頎想,或許也因為她形象太有別於人門口中所傳頌的死神,才對她印象深刻。



之後被她帶到死神界沒多久頎就被展轉到這家店,成為保護這家店的結界及管理員,也在幫忙幾次交易下得知這家店主其實是紹璇的父親。
經過不知多少歲月下來,如果以人間曆算也有好幾百年時間。
頎在這家店培養出的能力已經遠遠超過前店主,但是頎知道前店主只是不喜歡使用能力罷了。
某一天在頎忙於店內其他委託漸漸遺忘那位死神時,她卻與吸血族王同時出現在這家店裡。
她有別於過去留了一頭長髮,臉龐也因歲月退離稚氣更加沉穩,老實說頎差點認不出她。
看著前店主凝重神色,頎就了解這次交易絕不是像以往是輕鬆小事。
『取人性命從不是我這家店該做的,又尤其是未來。』
『難道我們提出的代價不能支付?』
她聽到店長拒絕歇絲底里的吼著,身旁的吸血族王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只要少掉其中一個,就不會有惡運存在。
『請妳了解自己的立場與我這的規則。』
凝重口語不再溫和,口吻冰冷不帶感情。
儘管店主對紹璇狩獵能力讚許有佳,但是對紹璇對於自身以外生命的輕視態度卻嗤之以鼻。
吸血族王顫抖著開口問:『那我們該怎麼做?』
『一界一個,但是要把他們放在與自己能力相異的世界,這是對他們的枷鎖。在託負好他們後你們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時間,付出等待一切都過去的時間。』
語落,儘管兩人臉上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還是立下了契約。
後來頎就沒有在店裡看過他們,前店主也因為他們成為不足的代價被店給吸收。
頎費盡心思穩固動盪不安的店不讓人發現,同時也探聽雙子的下落。
那時店長就知道光是異界牢籠跟永久等待是根本不夠支付他們想避免的世界毀滅,還要的就是平息毀滅平衡的力量。
孰不知,一切都是前店長計算好的。



至於前店主為什麼會讓自己來這家店幫忙就是為了防止情況惡化所作的準備,若不是這樣或許情況會來的更糟。
之後也因為死神界出現喪屍事件,讓魔界、死神界產生交集來店裡的資訊也因此變多,更讓頎第一次遇見被禁錮在魔界的他。
頎知道那時候是死神王及紹璇為了安定雙子產生裂縫,才會讓死神界出現喪屍王。
事隔八年他出現在這家店,維持沒有店主的店頎已到達了極限。
那時他只是笑著看著落魄的頎,輕輕不帶重力,在走投無路下頎閃過一絲念頭認為他就是下一位店主。
或許是他的氣息跟前店主太過相似、她也太需要店主,頎才會這麼認為。
然而他只是一笑置之,給了頎足夠撐住店的力量徜徉而去,要她等待適合的人選。
所以頎才能夠等到眼前的『夏月』接下這家店店主,並到現在。










「啊啊,一下子了解那麼多事真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
夏月癱軟的往椅背一靠,臉上帶著滿足表情抱怨著。
「真不知道吸血族的那位是怎麼知道塔塔納奇蒂的。」
「您似乎忘了,您對於記憶的能力。」
頎不著邊際提醒著,夏月恍然敲了一下自己腦袋。
死神在出生前就有知道世界的能力及記憶,而在睜開第一眼就可以看到世界,記得身旁所有一切。
那個繼承死神血統的下界吸血族之王沒道理不會有。
「如果能遇到前店長,好想跟祂請教一下喔~」
聽到夏月感嘆著,頎也只是陪笑。
遇到這種事,前店主下的決定不見得會比夏月來的好。
在當初夏月問到有關前店長消失的問題,頎也只是輕描的說他違背了常理。
而夏月大致上也猜到所有事情的前因後果,所以也沒再多問什麼。
「我還是不知道他的名字跟角這段記憶代表的意思,為什麼到現在才經由我把琥珀石交給塔塔,而不是他委託的角?」
夏月黯然道,早在一次出任務時,夏月就知道角身上的琥珀石有些違和。
雖然偶爾會跟角說上幾句話,但始終問不出口琥珀石的來由。
現在知道原本應該到塔塔手上的琥珀石,卻由於角的委託,在選拔後琥珀石經過自己才到達塔塔手中。
這一連串事情看似若即若離,卻又緊密相繫著。
「因為啊!那是前店主留下的任務呢。」
「什麼?」
「前店主跟他都是有『夢見』,角也不例外,他們曾經在夢裡見過。」
夏月不可置信張大嘴,看著頎冷靜臉龐。
前店主的身世夏月從沒聽頎說過,最多只猜測是個異界人。
擁有夢見的死神千年才會出現一個,擁有的死神最多不超過十個。
他們可以從夢中預見未來,讓現實不走向悲傷結局。
同時夢也是相連的,不管過去、現在或未來。
如今這消息就像震撼彈,迴盪在夏月的腦袋中。
這是寶貴的線索,更是解開一切的鑰匙。
「如果這是違背常理的事,妳可以不用勉強告訴我。」
夏月緩緩出聲,看著頎敘述前店主是懷念也是痛苦的表情,或許只有頎自己不知道,她有多敬愛前店主。
但也因為如此夏月才更想好好守護這家店,以及深愛這家店的頎。
聽到這麼說的頎重新掛上微笑搖頭,卻擋不住眼底一絲落寞。
「那塊琥珀石是他與前店主在夢中做的一場交易中所換的代價,至於內容我不曉得。但那是一塊擁有撫育人心魔力的琥珀石,所以他覺得比起自己塔塔更適合那塊琥珀石吧!」
「你看到的那段記憶也只是其中一小段,原本那塊琥珀石也是要經由你的手交給塔塔。」
至於其他頎沒說明部份,夏月也明瞭他們兩個其實在夢見中相遇、然後委託。
在他們初見面,下屆吸血族王也只是照著夢見來到死神界與角做接觸,而自己也像戲中一環,照著他們劇本演著『店主』一角。
雖然對這蒙在鼓裡的感覺並不好受,夏月也只是聳肩,因為一切都是料想中的事。
不過也因此夏月覺得輕鬆許多,心中放下大石頭,更得知之後可拉攏的人脈而樂此不疲。
「那塔塔兄弟叫做什麼呢?」
「我記得叫做...塔恩,塔恩菲爾,至於姓我就不太清楚了。」
「這樣啊,過幾天出任務時順道繞過去拜訪拜訪。」
「但是要小心點,魔界通常不歡迎死神。」
頎擔心提醒。
在很久以前吸血族與死神就格格不入,吸血族又算魔界之下,水火不容的魔界與死神界在吸血族王與紹璇私奔(還帶來破壞命運)更令魔界不滿到了極點。
魔界對死神跨界就像是娶親也要問過丈母娘,但是直接省略步驟進入重點,就算脾氣再好的人也會為此動怒。
所以現在兩界就像一觸即發的緊繃狀態,不管任何事都不能貿然行動。
「嗯,當然!要不然我這店主可是做假的。」
夏月甜笑著,說完闔上手中書本遞給頎,靠上椅背沉沉睡去。
是該認真工作的時候,讓夢相連吧!解決上一代留下的厄運與紛爭。
『Bless you,my bos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