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柒_+

關於部落格
魁儡,奏著樂章,在低迷無月的夜色,悲鳴,乞憐著一絲絲,生。
  • 8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文】與精靈一起玩耍吧!











新月掛上隆冬的夜空,沒有稀星點點相佐讓夜晚更佳幽暗,而今早才下過一場雪導致林裡路不算好走,但是這樣的夜晚對於“牠們”已是稀鬆平常的事。
突然一個身影躍上樹枝,是一隻黑色的貓又,毛髮被月光曬的閃閃發亮。
牠高傲巡視了一圈,慵懶捲起身子看著樹底下,擺動著雙尾打著節奏似乎愉悅地在期待什麼。
不過一會兒像接收到訊息,牠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瞇起赤紅色及藍色雙眸。
牠曾經是隻家貓,有個溫暖的家與名字,由於毛色關係被他人冠上不祥之稱,愛護牠的奶奶的死也被推在牠身上說帶來不好,但是爺爺也只是淡淡笑著帶過。
直到爺爺相繼去世後,被媽媽帶來這座回不到家的樹林。
或許是運氣,被丟棄的家貓在野外都只有死路一條,而牠卻被生長在這座樹林中的年長貓又給撿去。
牠們從基本生存開始交牠,到能夠在這片樹林獨立生存、生長成貓又,不知道經過多少歲月牠還是會想到那個溫暖的家,而來到這或許是媽媽對於牠不能表達的愛。

「小宗~小宗~」

我大喊,拖著深入雪中雙腿緩慢向前行,拿著手電筒的手也因為刺骨寒風而顫抖著,早知道不要與那隻貪玩的貓約在今晚。
這片樹林原本就夠難走小路也特別多,如果走錯路後果不堪設想,又外加上厚厚的雪根本就是折磨人。
現在我正在日本北海道的鄉下奶奶家過寒假,倚山的老舊日式房子只能說古色古香,可以令人有很多想像空間。
在這的休閒娛樂其實要什麼沒什麼,只有偶爾跑進這片樹林找找意外。
而我口中的小宗,是我為在這片樹林遇到的一隻黑貓所取的名字。
說到與小宗相遇好像也是在晚上,看著牠雙尾搖擺著就知道這處處充滿驚奇。
第一眼牠高傲讓我覺得難親近,而我在蹲下給牠魚乾牠卻出奇靠近磨蹭我的手,讓我覺得貓其實也挺可愛的,雖然我也沒想到身為妖精的貓也會如此。
走了不久身後有了些動靜,轉身看到黑影喊著變調叫聲「喵啊~~~」俯衝過來。
那閃著詭異光芒雙眸,嚇的我踉蹌幾步大叫:「啊~~~~」
由於被積雪拌著來不及逃跑就被來者撲個正著,大字型倒在地上。

「喵啊,尼好慢喔!到底在摸什麼啊喵?」

壓在我身上的犯人絲毫沒有悔意及讓開的意思,逕自抱怨著。
小宗雙手握拳磨蹭自己臉龐,還不改貓性喵喵喵結尾。
貓又到了一定年數,其實會變化成女孩子的樣子,現在小宗外表跟一般人差不多,但是語調還是...。
人化的小宗有一頭黑色長髮,外表像個16、7歲的少女。

「妳要抱怨可以....但能不能先從我身上起來?」

我哀號著,躺在雪地中我不是被凍死就是明天感冒致死,主要也是被小宗壓的喘不過氣。
而小宗則是喵了一聲往旁跳開,發出呼嚕嚕的氣聲。
呼,終於得救了,雙手撐起身子抖掉身上的雪,隆冬還真冷。

「為了明天,我可找到很多好地方。尼一定要一起去。」

小宗指著我也不顧我反對,說完就拉著我往目的地前進。
在村莊與樹林交界處,總是我跟小宗遊樂的場所,在那也被我們設下了很多陷阱。
偶爾幾個村子裡的小孩還真的因為掉進陷阱而跟大人告狀,但是往往察不出個結果,下場都不了了之。
所以在此之下我跟小宗只好減少陷阱數量,避免再有人受傷。
而我們今天要去的地點就是要設新陷阱的地點,那裏在半山腰上很少人會經過,天氣好時還可以看到很多星星。
一路上蜿蜒小路,高大樹木檔下了積雪,路漸漸變的好走,不過我還是比不上在這不知生活多久的小宗。
小宗總不喜歡安份的走路,牠說那樣很無聊,所以牠偶爾跳到樹上玩玩,再從樹上跳回地面來來回回好幾次,在等我到跟上前牠還可以把玩路上的東西。

「喵,就是這裡了。」

不遠處,小宗停了下來,站在一個空地。
那有一個被砍斷只剩樹根的樹,小宗很開心的在上面轉了幾圈。
意外地其他樹木就像繞過這顆樹生長,以這棵樹四周將盡兩公尺畫成完整一個圓排列整齊。

「這裡是我前幾天發現的喵,快到凌晨兩點會出現很好玩的東西喵,所以我們要快。」

小宗喜孜孜的說著,之後便從不明處拿出我們埋陷阱的道具,大剌剌的丟在一旁。
苦笑莞爾,或許是自由慣了,所以才養成這率性氣息。
我遞給牠一片魚乾,牠總很喜歡我奶奶做的味道。
從認識小宗以來,我其實並不完全了解牠,不過這種神祕卻有種安心感。
看了一下四周環境,在這裡設陷阱以經驗說應該抓到的事一些走獸,像是兔子之類的。
但是小宗口中所說“很好玩的東西”勾起我的興趣,真不知道會捉到些什麼。
捕捉獵物的陷阱、引獵物的誘餌...等等,讓我們忙了好一會。
待陷阱架好後小宗把我拉到不遠處藏匿起來,順手再從我背包中取出第二塊魚乾。

「這麼快就會上鉤?你確定他們不會發現?」

我不解發問。
然而小宗只是學習人類把時只放在唇瓣前,“吁”了一聲。
挑眉,就相信眼前這隻貓吧!
只是太過安寧的等待,睡意漸漸襲來,也在說時好那時快一個小陷阱發出『咖咖─』捕捉到獵物的聲音。

「喵,沒想到這麼快。」

小宗一聽到聲音,興奮的就往聲音來源奔去。
牠輕巧的足跡不在雪上留下,而我只能認命不能像牠一樣那麼敏捷。
在那牠蹲下身子緩緩取出陷阱內的物體,用雙手包覆再跑回我身旁伸出。

「尼把雙手伸出來、伸出來...」

小宗說著,臉紅的說著。
看著牠異常興奮的樣子,我也感染到了喜悅與好奇感。
我伸出雙手去接捧,牠把“獵物”放進到我手裡,我卻沒感覺到重量。
待牠離開手,我看著手心中的東西,是看似一團聚集在一起的粉紅色泡泡。

「這個是這裡的守護神喔!只有真心祈禱的人才會看見!」

「我怎麼都不知道?」

「嘿嘿,尼可以像祂許願喔!」

「那妳呢?」

「我?不行啦!不行啦!我是貓又喔,貓又是不許願的。」

此時,我在小宗眼神中看到一絲苦澀。
而我心底,也揚起歉意與不捨。

「我希望我能跟小宗各有一個幸運的雪人。」

手掌心的粉紅色泡泡就像聽懂我說的話,啪啪啪破掉消失。
在我們眼前出現了兩個不好看的雪人,一個人,一隻貓,但是表情都好快樂。
看著空無一物的手掌心,我覺得不可思議。
不過能遇到小宗,或許這已經不算是意外之外的事。
而小宗只是困惑的看著我,就像我浪費珍貴食物般那樣可惜。
但牠還是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跟著我把其他陷阱設好下山回家。
直到快到樹林外,小宗這時候才開口:「喵,你怎麼許奇怪的願望?」

「因為,我希望看到你笑,也想讓你幸運。」

「喵。」

小宗不解偏頭,牠知道太相信人不見得有好下場。
在被丟棄那時心裡就築起了一道牆,只相信自己同族而不是人類。
或許我現在瞭解了小宗與我的關係,牠只把我當玩伴,而不是朋友。
在我轉身離去走向橋頭前卻停下了腳步,不轉身,看著遠方。

「我沒跟你說過,我奶奶跟我說她小時候家裡有一隻黑貓,一隻雙眼擁有不同顏色的黑貓。但是在曾曾祖父過世後,那隻黑貓也跟著消失,奶奶說她知道是被曾祖母給丟掉的。現在的她會住在這裡的原因就是想再見到那隻黑貓一面,她是那麼深信的。所以我希望,這件事可以成為你幸運的雪人。」

說完,我就踏上回家的步伐。
就算不往回頭看,我知道小宗流下開心的眼淚。
希望從今天後,可以在奶奶家門外看到小宗來覓食的身影。




















※這是後記喔:


大家好我是默夜,外稱子默(夜)。
在創革看過這篇文不要懷疑就說我盜文!!((這很重要
裡面有幾個錯字與代稱由於在事後看發現有點小問題改掉了,
不過還是希望各位看官能給予意見。


然後這似乎是一篇溫馨短文耶...((在打完自己才發覺
靠直覺動筆的文都往往出乎意料說。
其實自己很喜歡傲嬌的貓~很萌,也很可愛!((笑
所以挺開心能抽到跟貓又一起玩耍的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