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柒_+

關於部落格
魁儡,奏著樂章,在低迷無月的夜色,悲鳴,乞憐著一絲絲,生。
  • 8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死神狩】章三-前哨






















從塔塔納奇蒂轟轟烈烈的入學儀式後,學院大多數都知道他是個碰不得的人。
─任誰都不想跟學院下一個月華候選人槓上。
雖然很多人對塔塔入學前─特殊身世─都有耳聞卻從未真正看過他,雖現在都已成為同學,但是想跟他搭上幾句話卻難上加難。
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那遠來投射視線者拐一腳,然後死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地方。
而上近頗有天份的塔塔,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就在特種部隊裡爬到可以出任務的地位。
儘管比他早入學的同儕對他既景仰又恨不得沒有他,因為忌妒他才能、更貶低他的怯懦。
但沒人能否認,也因為塔塔的才華與他講話的人開始變多了。
『做保父也要有個限度吧!』
樊這麼說,然而對面那人卻像沒聽到蹙著眉,眼神依然不離窗外不遠處人兒身上。
如果眼神能殺死人,或許在那人兒身旁者早就被大卸八塊。
看了那人一眼,樊依稀記得他是跟塔塔同小隊的學長,而年資也比角高出許多,所以角才這麼不動聲色用眼神殺人?
早知道當初就極力反對他來學院!角在心中恨恨想著。
邊想,臉色越變越難看,同時也忘了他對面還存在著一個人。
究竟是保護慾還是佔有慾?雖然被角詭異神情稿的很不是滋味,樊臉上還是透出深深笑意。
但到底是誰對彼此佔有慾強,這就不得而知。
瞧,塔塔又用沒人注意得到的餘光情看像這裡了。



只要是來戰學院的學生,都有那一份特殊身分,就是入學者害死了自己的雙親或朋友,不管那人是他殺還是自殺,擁有了這個條件入學者才得以入學。
這個入學條件,從始至終都只有皇室代代相傳著,因為他們總深信著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才了解力量的重要性。
至於親手弒人者…,樊倒是頭一次遇到。










「這種地方你也想的出來?真枉費洛可老師教過你。」
說著,樊走到了塔塔的面前。
經過不計其數戰鬥的教室,翻亂的課桌椅,灑滿著鮮血與屍塊於一地,地板也因惡鬥掀起無數瓦礫。
看似惡質的環境,正好是可以躲藏身分的地方,但在特殊部隊眼裡這卻是他們最後才會選擇的『下等地方』。
倚靠在牆面上的塔塔似笑非笑瞇細眼,戲謔與哀愁全表現在臉上。
捲區著身子,像隻無助的小狗。
而看似乾淨的樊,手上的鐮刀早已沾滿無數人的鮮血數數低落著,原本淡粉色的裙襬、臉上也濺上滴滴風乾的豔紅。
理所當然,塔塔不是輕視那在戰亂中因為自己錯手而傷的洛可老師,而是在等著接下來自己也無法避免卻又最不期望的事發生前兆的時刻。
「我知道你是要我自己善後,我會的。」
「你改變了很多,角也是。但我要你了解,你跟角所追求的都是同一個目的,所以請你認清。」
塔塔微笑,拉扯著嘴角,也拉扯自己早殘破不堪的心。
是為了誰他清楚的很,但如果只有這方法才能得到入選的門票,當個壞人心甘情願。
只要他希望的事能成真就好了,他最重要的期望。
塔塔搖搖晃晃起身,如果這世界是以條規組成,但為了你,我願意把那些既定枷鎖,拋諸於後。
「謝謝妳,樊,真希望能跟你多聊一會。」
唰─有別以往的,一支長過身的鐮刀出現在塔塔的背後。










『如果我跟你說,我親手殺了…我的父親,你會怎麼想?』
入學後的某一天塔塔突然跟角這麼說。
而他眼神卻沒有太多情緒,只是悠悠望著角,不多話。
只是角也出乎意料,聳肩,沒其他的反應。
在開學沒多久角就大多數知道的到來到學院的人的身分,不是家裡死了某個人,而且是身旁死了對自己影響很大的人。
所以聽塔塔這麼,角並沒有太大的驚訝感,只是對於做出這般舉動的塔塔非常懷疑。
思慮了好一會,角走向了塔塔,用單手重重撫上塔塔的頭,並搓揉著他髮絲讓他靠上自己的肩,這舉動讓塔塔百思不解。
『別想太多,反正你有我。』


那時的角發自真心,同時也讓塔塔在心中某個角落,多讓個位置。










碰─
塵埃灰飛,僅存支撐校舍的牆壁硬聲撞破倒塌墜落。
從煙灰中飛出的是現國女王後補以及這次鬧事者,然而兩人卻有著不屬於死神該有的黑翅以及黑髮,前者擁有惡魔族的血紋烙印在黑翅上,後者青黑色的髮絲則專屬吸血族。
「果然不出我所料,吸血王之子。」
「本來我不想這麼早暴露的…,但是必要時刻我也無從選擇。不過那個人早在我有記憶前,就已經不存在了,所以他跟我沒關係。」
塔塔利用衝出後座力到達不遠處的塔頂,冷漠視線掃過樊以及腳底下還存活的人,也包括這場戰鬥另一位主角。
他右手緊握著青色細長的鐮刀,微微顫抖的手浮出青經顯示他相當憤怒,想必他也猜得到他是當年間接害死他父親那人的兒子。
看來…他已經擁有資格了,所以接下來只要完成最後收場,這血腥戲劇就結束了。
「你肩上也背負著一族命運,所以你就這麼希望以這結局收場?」
「嗯…角的父親會死,跟家父多少也有點關係,而且這也是我希望的。」


當年身為前月華領隊─也就是塔塔的母親─紹璇因戀上異族之王進而擁有孩子,使得兩界關係更加複雜。
吸血族依附在魔界底下,魔界與死神界本是處在競爭關係,當然魔界不會就此罷手不管。
而在八年前他們剛認識時,角對塔塔的身分並不感到介意,因為自己身旁就有一個比塔塔更嚴重的樊的存在。
但五年前角的父親因為出任務,被吸血王斬去了右臂,雖然當時大難不死,在得知失去拿鐮刀權力傷心欲絕、失望之餘便在角面前自殺。
想必角恨著那間接害死自己父親的異族之王,儘管那人跟自己沒關係但角這恨就由自己吸收。





“這是一舉兩得的決定,入學院讓角拿到鐮刀,並讓他無恨無悔的活下去。”





「角不像我們,是個純種的死神,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更有權利。」
「但如果我說我想要子民有一百個與一百零一個,我絕對會選擇後者。」
「呵,擁有多種身分的死神王,看事情的態度果然不一樣。」
說完朝樊微笑了一下,一個前空翻躍離水塔,並在同一瞬間水塔炸成灰。
是什麼原因,每人都知道。



─角。



看著沒命中目標,在不遠處不屑神情染上眉梢。
悶哼一聲,既然女王都出現了,現在就必須等待命令。
樊看了看變成灰的水塔輕嘆,人常說千金難買早知道,但還是不自覺覺得早知道不答應這場鬧劇。
但也不應該說是鬧劇,因為角是可以在學院準確看到擁有資格的下一個人,試鍊又是學院中每個人必經過程,而這兩件事只不過恰巧發生在角與塔塔身上罷了。
無奈癟嘴,以為她不知道破壞水塔是要她發出命令的命令,樊想或許除了在皇宮中能命令她的只有皇后,還有眼前那桀傲不遜的角之外,死神界找不到第三個能命令她的人。
眼神悠悠對望,唉啊唉啊!就這麼等不及是嗎?你到底有什麼打算角?
樊舉起右手與肩同高。
「架結界。」
語落,不知何時隱藏在操場四周騎士團張開『資格』用的結界,樊腳底下戰學院還殘留的學生紛紛離開結界中。
因為接下來之戰鬥,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如果能不牽扯就不牽扯。
不久淡藍色的結界直通天空,意謂著這戰場只准進不准出,最後場中央只剩主掌勝利關鍵的樊以及戰鬥的角與塔塔。
「我相信你們都曉得規則,不論時間、不論人數,最後只要一人勝出這場戰鬥就結束。」
「準備好了嗎,兩位?」















「那麼…戰鬥,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