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柒_+

關於部落格
魁儡,奏著樂章,在低迷無月的夜色,悲鳴,乞憐著一絲絲,生。
  • 8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同人】天翼-米老鼠

─夢中城堡裡面跳舞,醒了世界依然殘酷 『波里斯,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水色的眸子似笑的撫摸著他的頭,那大手依然溫暖。 依然柔和的面容,卻充滿微微的擔憂。 而他也知道,他很相信他,只是他希冀自己永遠是個小孩,讓他照顧。 最終,耶夫南的手還是離開了,並給了波里斯一個擁抱。 希望停止的時間,是不可能不轉動的。 『我永遠愛你。』 語落,耶夫南漸漸的離開了波里斯身旁,轉身步入遠方。 只要在一下就好,在一點點的時間就好...。 最後一眼,希望不是背影。 波里斯向前奔跑,希望能再接近耶夫南一次。 然而越跑耶夫南只會離自己越遠。 儘管伸出手,去抓住一絲絲的機會。 『哥,不要離開我!』 「哥,不...要離開我...」 從夢中驚醒的波里斯,知道自己又做了同樣的夢。 看著自己伸在空中的手背,緘默,抓不到的。 不同的場景,不同的話語,卻擁有同樣的孤單結束。 ─都是自己一個人。 就像跑馬燈的夢,過程全都是以往最回憶也最懷念的。 讀書識字,練劍遊戲,家裡的捉迷藏...。 說念舊,也該說只因為那是他深深愛著的他。 起身下床,不管怎麼說,逝去的時間是回不來的,更包括他。 不會再動的懷錶,是個深深的刺。 ─以為我愛著孤獨、為自己不會迷路、 ─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隆冬十二月,儘管在偏南部的路西安家,還是感到深冬的寒意。 走在獨自一人的長廊上,波里斯才發現自己從沒好好逛過路西安家。 很多房間都是沒看過、要不就是自己從沒走到的。 一路上,除了遇到少許幾個僕人外,就沒再遇到任何人,更包括時常跟著他的路西安。 淡淡的,波里斯覺得今天有點孤單。 一個人的大房子,不屬於這的自己的違和感,應該就是如此吧。 相處慣的孤獨再度回來,好不習慣啊! 少了什麼,說不上來。 歡樂吧! 平常就算很厭煩路西安的吵鬧,不知不覺的也漸漸接受他的氣氛。 看來自己已經開始沒法接受少了吵鬧的日子了,看來自己還是需要照顧的孩子。 ─以為我愛著孤獨,卻又崩潰的無助 ─誰能讓我擁抱著,盡情的哭 倦了,累了,逛了一個上午才把所有能自由進出的房間看過一遍。 坐在牆角的波里斯,看著窗外灰濛濛的天空,今天一定會下雪。 凝視著那一搖一擺的樹葉,好久好久。 無助感,波里斯想大概只有在與耶夫南逃亡間,與失去耶夫南那段期間中的感觸比較深。 在伯爵家中起碼有蘭吉艾,一個人旅行或到月島起碼有奈武普利溫。 然現在卻再真真實時的感受到一遍,只是那無助現在現在想找人卻找不到人可以說。 把頭窩進了兩膝蓋間,怎麼?感覺上臉上有點溫熱的水划過。 不爭氣的,想任它流過。 只是此時突然一名僕人驚驚慌慌的從遠處跑了過來,經過波里斯身旁完全沒發現。 同時波里斯聽到他口中喃喃有詞的說:「完蛋了,完蛋了,找不到小熊路西安少爺一定會罵死人的。」 揚起眉,那段詞彙讓波里斯起了好奇心,逝去了孤寂。 有個慾望跟著那已遠去的背影,便起身開始跟蹤起那位看似在尋找東西的僕人。 看著波里斯離去的背影,在轉角,惡作劇的水色眸子直落落的彎起大大的弧。 ─讓我唯一的朋友不是老鼠,讓我唯一的朋友不是老鼠... 跟著跟著,波里斯開始覺得他只是在重複今天下午自己做過的事。 逛路西安家,完全沒有找東西的傾向,只是表面上裝的很像在找東西般的慌張。 最終,那僕人轉進了一間本想進去卻鎖住的房內。 什麼時候被打開的,不曉得。 站在門外的波里斯開始猶豫,是該進去,還是就這麼離開。 想想,都已經跟了這麼久,如果就這麼離去是不是就白費這麼多的力去去探究原因。 從下午跟到了黃昏,因為冬天的關係,現在外面的天氣已經全黑了。 衡量了一下償失,波里斯緩緩的打開一條門縫,窺視。 一片黑暗的房內沒有光線透進,很明顯的是刻意把窗簾拉上。 有什麼事情是得這麼大費周章的做? 波里斯知道,路西安一向不喜歡把窗簾拉上的。 所以波里斯毫不考慮的把門全部打開,房內的燈同一時間的打開,慶生用的禮砲也紛紛響起。 「聖誕快樂!」 站在蛋糕前的路西安,高興的根波里斯說著。 被禮炮花屑披滿肩的波里斯,傻愣愣的看著那穿著不知名裝的路西安。 兩個大大的耳朵、似圓卻是橢圓的臉、黑色的全身毛茸茸的毛皮、白色的四指手套...。 似乎是某種大型的動物,但卻讓波里斯想到了老鼠。 「怎麼了?看傻眼了喔!快點進來啊!」 路西安把波里斯拉到了桌子旁邊,按到了椅子上。 「今天是聖誕節,我很用心的準備喔!不過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啦!」 「我老爸說,這次的聖誕節可以讓我決定要不要有宴會,但是我覺得啊!再過幾個月就是鈴蘭了,這次的聖誕節我想跟你過。」 路西安自顧自的說,喜孜孜的坐到了波里斯的對面,為自己與波里斯各盛了一塊蛋糕。 聖誕節啊,這個詞波里斯只聽過,卻沒實際的感受過。 書上說,這個節日會有禮物、充滿紅的節日,同時還會有一個專門發禮物的老人。 然而今天的路西安,卻跟平常沒什麼兩樣。 想到這,波里斯愜意的笑了。 「怎麼了?我這樣穿很奇怪嗎?」 「沒,沒有,只是我很好奇你那件裝到底是什麼動物。」 「哦~這個啊!是熊啊,看不出來嗎?」 「是熊?」 聽到那答案的波里斯,差點沒被剛吞下的蛋糕給噎到。 「蛤,不像喔?」 「嗯...應該說,是它的耳朵似乎有點大喔!讓我覺得...」 「覺得?」 「有點像...」 「有點像?」 「嗯...」 「吼,你快點說啦,波里斯。」 「...老鼠。」 「哪裡像老鼠啊,那也太奇怪了吧!」 只要再加上紅褲子,黃鞋子,就像了。 但這句話波里斯說不出口,只是陪笑著道歉。 「不過還是聖誕快樂。」 「嗯,聖誕快樂。」 ˇ 叫我後記 ˇ 此篇,很匆促的趕出來了。 最近快到了學期末,好多模型要做。 所以整個人快被模型給打死了。 這篇其實有點小偷吃步,歌詞系列。 五月天的米老鼠。 不過希望大家會喜歡啦! 只是至於配對麻~ 就朋友向吧 最近沒太大動力可以讓自己墮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