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柒_+

關於部落格
魁儡,奏著樂章,在低迷無月的夜色,悲鳴,乞憐著一絲絲,生。
  • 8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詛雙】章七,轉折

雷聲嘩然,大雨滂沱的從灰濛的天空從中而降。 他,很冷漠的看著。 窗外沒陽光,這點他清楚的很。 已深秋了,這天氣來的不怪。 在無燈光的房內,宿燦晨靜靜的思考著。 雨滴打在窗上,鼓譟不實的吵雜卻襯出房內讓人也想安靜下來的氣氛。 他知道,夏月跪坐在門外,那個跟他擁有一樣臉旁的人也在。 只不過他只想要一個人像現在這樣,想著,待著。 宿敬詞說,要他成為這個家的光,領導這個家。 但是這話對他來說,太沉重了,沉重到令他窒息。 不過相對的,宿燦晨卻有種解脫感,因為...他可以放手一搏,不用再拘束著。 不用再拘束的活在任何人的陰影底下...做事。 就算宿敬詞口中的宿家代表著宿敬川,但是對他來說的宿家只有現在他所生活的這個宿家。 以前,自他懂事開始跟宿敬詞談生意後,他知道,他的叔叔也就是宿敬川,都一定會打壓著。 是為什麼,說實在的宿燦晨並不曉得。 同時他也想著,為什麼不能讓他們做?就算做了為什麼也不是掛他們的名? 就因為在外闖蕩名聲的,都是宿敬川而不是宿敬詞? 且大部分宿家接的案子都一定會送來本家,請宿敬詞負責。 那又既然是自己負責的,怎麼掛上的名都是宿敬川。 然而宿敬詞卻不以為意的,繼續做著。 這點,宿燦晨非常不能苟同。 苦的是自己,樂的是他們,他,很不甘心。 所以打宿敬詞一跟他說帶領宿家,他便立下決心一定要討個道理回來。 也或著說,那決心是一開始就有的。 宿燦晨憎恨著,恨著那他那毫無貢獻的叔叔。 再怎麼說他還是宿敬詞的兒子,就算他們的父子情分再怎麼薄弱,他還是看著他的背影長大的。 那堅強又孤傲的背影...,是典範,更是他所景仰的對象。 但是宿敬詞那犧牲與奉獻,宿燦晨還是無法認同。 緊咬的下唇瓣滲出了血,鐵銹的味道從舌尖淡淡的傳到大腦。 以後,就會常聞到這味道了。 宿燦晨看著那隨風飄搖的柳樹枝,想著那他根本忘不了也不能忘的人。 『孩子,凡事什麼東西都不只要聽說,且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正確,在不能相信兩感官之下只能相信自己的心。』 “對不起老大,我沒辦法遵守跟您的約定,恕我失約了。現在這決定,就是我的真心。” 「夏月,燦晨跟父親大人到底說了些什麼?說完的樣子變的好奇怪,在這樣下去...他真的能回到那陽光嗎?」 宿燦星不安的問道,而他,也對自己的『任務』感到徬徨。 他從宿燦晨眼眸中看到了殺戮,很可怕。 下午跟宿燦晨分開後,宿燦星就一直跟在宿燦晨身後。 直到宿敬詞門外,宿燦星也依然佇立在那,等待著宿燦晨出來。 雖然他聽過夏月說,那是慣例的談話,但是他還是很不放心。 因為他們談的,好久,好久。 就算紙門是薄薄的,但是宿燦星還是聽不到他們在談些什麼。 就算夏月本身不放心宿燦晨自己一個人跟宿敬詞單獨談話,但還是叫宿燦星不用擔心。 “放宿燦晨孤身跟宿敬詞談生意,真的沒問題嗎?” “護身符,不知道有沒有用?” 「一定會的,燦晨少爺...一定回的來的。」 「那護身符...也會有用的。」 夏月彷彿看透了宿燦星的心思,一語核心的說。 然而宿燦星並不曉得夏月是怎麼知道他在想什麼的,不過那不重要。 因為...夏月,是個有很多秘密的人。 宿燦星對夏月這麼定義著。 所以有些事,可以不用太去在意背後的前因後果。      #     #     # 見他就跑,要不就避而不見。 這情況,到底維持了多久,說實在的宿燦星根本不知道。 算一算,也要到冬季了,應該過了幾個禮拜了吧! 自上次自己做出了那失態的宣言後,他就再也沒跟宿燦晨見過面了。 應該是故意的,宿燦星這麼對宿燦晨的舉動下定義著。 然而是為什麼,他曾問過夏月,但是從夏月與他的對談中得知夏月也被宿燦晨拒之於門外,也沒跟他相處到多久。 不過他知道,只要再過幾天,他就可以再見到他。 宿燦星是這麼深信著。 因為那天宿燦晨一定會出現,一定。 星期日難得的一早,宿燦晨坐在南廂房內,待著經濟老師的到來。 所有人,都震驚不已,因為宿燦晨從不會這麼準時且提早到來上經濟課。 所以他們開始對此事議論紛紛,並開始揣測之後的發展與所有。 有人說:那是個好兆頭,燦晨少爺不再是讓人頭疼的人。 卻也有人說:那是不正常的,最起碼之前他的所作所為都是屬於有人關注的。 自此僕人們間,漸漸開始畫分兩派,一個相信著那是件好事,另外則是擔憂著『原本』的宿燦晨會從此不醒。 但是那些話對現在在房內的宿燦晨來說,一點重要性都沒有。 閉目養神,現在的他只打算把所有的東西學好,好獨挑『宿家』的大樑。 良久,紙門緩緩被拉開,但是宿燦晨知道那並不是經濟老師。 儘管他知道以前他只來上過幾次經濟課,但是他還是記得那門被經濟老師拉開的聲音。 所以他連睜眼的慾望都沒有,因為他也知道來者何人。 那跟自己擁有相同面貌的孩子,但是叫什麼來著宿燦晨從沒記過。 宿燦星笑的燦爛,把東西放到了宿燦晨身旁。 「我可以坐這裡吧?」 問句,但是充滿肯定。 宿燦晨當然聽的出那語調,所以也不想多搭理。 無語的尷尬就這麼在他們之間油然而生。 他,便靜靜坐在他身旁;他,只淡淡的給了幾個悶哼。 那疲勞轟炸還剛開始呢!他怎會為了那幾聲不悅而感到退縮。 只要一直、一直出現在他眼前,總有一天...會實現。 沒鐘聲、沒人叫,經濟課彷彿無止境的上下去。 從日剛出到日當中,沒人想到要休息解決生理上的需求。 又從日當中到夕陽西下,那被提出的滔滔不絕的問題都不曾停歇過。 每個人都以為,是那位酷愛經濟的小少爺不願下課,持續跟老師理論著。 但他們...都錯了。 使得這經濟永遠沒辦法下課的人,而是那原先讓他們頭疼的另外一個少爺呢! 而他們當然也不知道,這也是讓宿燦星頭一次想讓經濟課下課的一次。 看著宿燦晨與經濟老師辯論著那深奧的問題,知道自己只懂的皮毛。 無奈與落寞,虧自己以前還以經濟自豪。 到底是多久了呢?他們完全遺忘自己的時間,如果自己走出去他們也不會發現吧。 宿燦星垂下了眸子,苦笑。 翻弄著手指,宿燦星的失落坐在最後方的夏月全都看在眼裡。 昨晚,宿敬詞在跟宿燦晨談完話後,深夜卻也叫宿燦星到他房裡繼續談著事。 是什麼,夏月大概猜的出來。 『成為宿燦晨的娃娃,永遠跟隨他』 冷眼看著宿燦星,他會選擇的答案根本不用想。 那情況也就像是宿敬詞與宿敬川的關係,那樣的互補性。 也或者說,大企業的帶頭者底下,也一定會有那不可告人的關係或事物的存在。 此時經濟老師終於無力的揮揮手,整個人癱軟在窗台上,用單手支撐著身體,要不等會或許會整個人『掛』在宿家也說不定。 這天或許是他在宿家教課最痛苦的一天,因為他眼前的這個孩子,實在是...太可怕了。 以前他翹課不來還不知狀況,但今天他終於領教到宿燦晨『經濟』的實力,根本是個天才可言。 無語的嘆息搖頭,對自己的能力感到無力。 然而宿燦晨看著窗台上失落的經濟老師揚起他細長的眉毛,神色古怪的看著。 “這麼快就不行了?我還有很多東西沒弄懂的說。” 宿燦晨在心底不悅的嘟囔著,但是還是逕自的收拾起桌上散亂的課本。 既然這無法解決自身需求,只能另請高就了。 啊!對了,順帶還要跟宿敬詞說一聲才行,要不之後他可會學的頭疼的呢。 起身離開了書房,無意義的地方就是不需要花更多時間浪費。 見此狀,宿燦星撿起失神的態度,隨著宿燦晨跑出了房間。 不管看幾次,那背影,還是好孤獨,好孤傲。 ─就像自己的父親般的屹立不覺,秉持著自己的信念般的背影。 自己...也在宿燦晨的身上,看到了。 所以,所以...自己當然也會,堅持著,自己所決定的答案。 宿燦星對著宿燦晨的背影大喊:「「宿燦晨,就算你以後再也不理我,我還是不會放棄的。我會永遠陪著你的!」 喊完,換來的是一陣淡淡的、輕輕的嘖了一聲。 那結果在宿燦星的意料之中,所以內心依然堅定著。 要毫不猶豫的...向前邁進。 不只因為是跟自己賭氣,更不是與宿敬詞的約定,而是他打從心底決定要永遠、永遠,跟著眼前的他。 所以不管是宿燦晨也好,宿燦星也好,他們都下定決心著:都要成為自己內心那重要事物的光。 成為那依靠的光。 但是卻沒有人知道,在宿燦晨外表冷酷之下的內心,揚起了點點漣漪。      ˇ後記ˇ 第七章,終於順利產出。 但是催稿人似乎不太催了,那下一篇應該可以拖到明年吧?(阿哈哈) 而這章,是很平淡的一章,因為從下章開始就要黑化了,所以先保持一般清流吧! 虐殺,恩,我喜歡那個詞。 原本這章該會有『轉折』這個題目,因為不知怎麼的就覺得那個詞非常適合這篇。 小晨與小星,都很堅強,在這篇...有太多想表達的了。 不管是之後或者是之前....某妖想投注太多想法在這連載了。 所以,請好好關賞。 有任何意見指教,某妖會欣然接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