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柒_+

關於部落格
魁儡,奏著樂章,在低迷無月的夜色,悲鳴,乞憐著一絲絲,生。
  • 8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詛雙】章二,笨蛋與小狗

星期六一早,在鬧鐘還沒響起之前宿燦星早已起床,欣喜的換著衣服。 現在正值早上八點,一個普通的孩子還依賴著棉被。 但是現在的宿燦星已經拋離周公的棋局,為等下的事做準備。 不是要上課,但卻是值得注意的事,也因為這件事讓他高興不已,早早的就離開了被窩溫暖的懷抱。 此刻他心情可媲美大人們口中所說『做大事業』,但或許比『大事業』還來的興奮。 孩子,就是這麼的單純可愛。 「啦啦啦~」 口中哼著小曲,是管家敎他的。 手上也不忘換著衣服,直到了剛剛才決定身上這件。 面對大大落地鏡反射的自己,很滿意。 一件鮮橘色的上衣,有著大大的口袋點綴,然後配上深藍短褲,使的宿燦星更有活力。 不過上次因為忘記問宿燦晨要到,小庭院在南廂的方向,自己的房間在西廂,到那裡還是有段距離。 所以為了不讓宿燦晨等待,還是早早就去會比較好。 輕盈的腳步,原本討厭的木質長廊都變的不一樣。 然後在走到小庭院前遇到了幾個傭人,他們都以為宿燦星是宿燦晨。 看來宿敬詞是真的沒告訴家裡人,說宿燦星的存在。 也因為宿燦晨也知道這件事,就跟宿燦星說:只要有人說少爺好的話,就只要『嗯』一聲就好。 然後連名字都帶著一起叫的話,也是『嗯』就好。 『既然爸爸不喜歡說『雙子』的存在,也沒把你告訴大家,所以遇到了任何人就偽裝我就好。』 那時離去前,宿燦晨這麼說道。 果真,在這裡他們只認是宿燦晨,所以宿燦星便一路嗯到底。 但是宿燦星同時發現,這些僕人好像不怎麼喜歡宿燦晨,且還帶著厭惡的眼神看著自己。 為什麼?等一下問宿燦晨好了。 「燦晨,你今天又想去哪裡?」 此時一道聲音從宿燦星背後揚起,是讓他不自在的聲音。 對,沒錯,就是他的父親,宿敬詞。 宿燦星不自在的轉過身,如果等下被他發現自己離開房間亂跑的話,那就完了。 而這時宿燦星也發現,宿敬詞叫宿燦晨名字時,冷漠極了,根本不像在叫自己的兒子一樣。 但是既然第一關都被誤認成燦晨了,那就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 “不過...燦晨並沒有跟我說...要怎麼跟爸爸應啊...” 宿燦星在心中大喊,沒答宿敬詞的話。 垂下了眸子,望著地板,不知怎麼辦的咬著下嘴唇。 僵持,就待一個人有個動作。 宿敬詞也像知道什麼般,冷眼的看了一眼宿燦星。 「等下家教來了不要遲到,上次你已經缺了一次課了。」 語畢,就頭也不回的離去。 這樣的宿敬詞,宿燦星從沒看過,用著冷漠、憎恨、厭惡的眼光與口氣。 到底為什麼...大家都討厭宿燦晨? 這疑問,在宿燦星小小的心靈揚起一道淡淡的漣漪。 到了小庭院前,沒看到任何人,寧靜的走廊又讓宿燦星想起那一個人的滋味。 雖然不煩惱,但是也很不舒服,是不是自己來早了呢? 坐在廊邊,踏不到地的雙腳搖啊搖。 看著隨風片片飛舞的葉子,在過幾天就又是夏天了,是什麼樣的天氣宿燦星根本沒什麼感覺。 從一出生到看的到事物時,自己,都是一個人。 只有幾個家教或者管家、僕人定時來到面前外,就不曾看過家裡的其他人,更不可能有外人。 但是他們不曾陪自己玩、不曾陪自己讀書、不曾陪自己做任何事。 只要一睜開眼就是沒理由的做任何事,那枯燥乏味的例行公事。 直到了那天跟宿燦晨講過話後,唯一一次期待某天的到來。 照理說,自己應該習慣一個人的滋味,不會感到不快,但是...但是...。 不知不覺中,淚水以凝聚在眼眶,落下,一滴一滴的落在緊抓著褲管的雙手。 不甘心?不喜歡?還是不想再回到從前? 沒來由的,是無言的哭泣。 「燦...燦晨騙人...燦晨是小狗...嗚...」 邊罵,邊流著淚。 第一次感到失望,第一次為無關緊要的事哭泣,第一次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 就算用手拭去了淚,但是涙還是不停的滑過臉龐。 宿燦晨,你這隻小狗,我不再理你了! 「吼,你很笨欸,不會叫我喔!」 此時,宿燦晨從矮樹叢間鑽出,對著宿燦星大吼。 因為剛爬出樹叢,所以頭上還卡著幾片葉子。 宿燦晨邊整理髒亂的衣服,邊走近宿燦星,面容有些不悅的看著哭的淅瀝嘩啦的宿燦星。 相望,沒有人說話,等著宿燦晨把身上的灰塵拍掉。 「快把眼淚擦乾啦!這樣很醜欸。」 說道,從口袋拿出一條手帕。 淡藍色的,沒有什麼圖案,但是很有宿燦晨的味道。 收下了手帕,沒了動作,只是睜睜的看著宿燦晨。 他在矮樹叢躲著,是因為什麼?為了不讓人發現嗎? 這麼做是因為為了偽裝的他的自己,還有爸爸嗎? 那這麼說,其實他已經到了,很早就到了,只不過是自己沒發現? 不是宿燦晨不要自己,是自己沒發現他? 想著想著,宿燦星嘴角慢慢的有了弧度,心也慢慢的輕鬆。 他,有了宿燦晨。 「不...不過,我...我怎麼知道...你在這裡,嘛!」 哭完,還是有後勁的,宿燦星抽搭搭的抱怨著。 然後嘟起了嘴像隻鴨子般,楚楚可憐的看著宿燦晨。 這舉動,只要是極富同情心或是個超平常的平常人都會不自覺的覺的想把宿燦星帶回家。 噢,不,是安慰他。 但是世界還是有例外的,宿燦晨卻癟癟嘴,皺起眉頭看著宿燦星。 「好嘛!我的錯啦,我跟你道歉嘛!」 「沒啦沒啦!只是我不知道你在這而已,所以...所以...」 「所以啊,才說你是笨蛋嘛!」 「疑?」 「以後到了就叫我就好了,懂嗎?不要在傻傻的坐在這裡哭了。」 「我哪是笨蛋啦!宿燦晨你才是小狗啦!」 「我哪是小狗啦!宿燦星你這個笨蛋啦!」 兩人開始無謂的爭吵,但是,吵的卻很快樂。 笑靨浮上兩人的臉龐,從走廊追打到小庭院裡。 風撫過兩個純真的孩子,撫過方才不愉快的思想。 或許快樂就是這麼簡單吧!只要有個在乎的人陪,就足以敵過所有。 只要個...簡簡單單的表示...就會是最大的滿足。不是嗎? 夕陽慢慢轉斜,照進了宿家,照著安詳的氣氛。 玩累的孩子,雙雙睡在廊上,不在乎有人會經過,也不顧有什麼後果。 看著他們的姿勢,就可以猜的到他們的個性。 大剌剌的呈現大字型睡法的宿燦晨,臉上充滿愉悅的笑容。 宿燦星就是小家碧玉的趴在宿燦晨身上,甜甜的微笑著。 不同個性的兩個人,或許就在這方面他們才會合。 「對了,我跟你說...」 「這樣啊?」 此時,兩位女傭拿著抹布和雞毛毯子正打算走到小庭院,還有說有笑的走著。 只要再一個彎,就到了。 她們說著、笑著,不以為意的盡情談天,根本不曾認為會發生什麼,或發現什麼。 不轉還好,轉了就是事情的源頭。 其中一個女僕,看著睡著的『雙子』,滿臉驚恐的摀著嘴。 然而另外一個依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失聲尖叫了出來。 不一會兒,小庭院聚集了全家人,宿敬詞面容扭曲的看著這對剛睡醒的『雙子』。 面容無辜的他們,看著聚集在此的大人們,知道他們闖禍了。 費盡心思的安排,從小不讓彼此相望,但紙終究包不住火,到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所有人,都知道,宿家有對雙子,帶來厄運的雙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